比利‧巴吉霍

United Kingdom, 1994
比利‧巴吉霍
Welcome to the edge, 2021, Acrylic on canvas, 60x60 cm
比利‧巴吉霍
Wallow in the sun, 2021, Acrylic on canvas, 104x78.5cm
比利‧巴吉霍
Over the hoop cropped, 2022, Acrylic.charcoal and collage on canvas, 60x50 cm
比利‧巴吉霍
Peaches, 2022, Acrylic.charcoal and collage on canvas, 81.5x61 cm
比利‧巴吉霍
Icarus, 2022, Acrylic and collage on canvas, 60x50 cm

關於藝術家

比利在一個充滿父親畫作和版畫的家庭中長大,從小便模仿父親在牆上創作的圖像,畫美洲原住民、動物、宗教人物。 2001 年,他 6 歲時父親過世,這些作品仍然令人著迷。他的經歷被點綴成一個充滿創造力的時間膠囊,為正在進行的作品提供了靈感。比利表示自己堅持藝術的原因是因為他的父親,這就是為什麼他對標記、創作的同理心如此強烈。

比利主要通過繪畫和電影製作為媒介進行創作。他經常在畫布上塗上鹽和厚厚的顏料,他喜歡繪畫、色彩和鏡頭中的技術性。巴吉霍爾經常通過內心的姿態和對抽像生活的懷舊表現的暗示來進行創作。色彩常常與險惡的意象發生衝突。他認為繪畫成為一種表現主義的理解形式,通過將作品作為一個開放的問題、一個未知的隱喻,在繪畫或電影製作、藝術中的意義變得無限。

比利強調,繪畫的吸引力在於創造未知、難以想像和不可思議的事物的能力,創造出一種迷惑感。通過對常見的魚骨、他的角色“埃德溫”或公牛等主題進行排序,我們可以開始看到這些經常有區別的圖像之間關係的暗示。比利認為,我們生性好奇,而對藝術的追求便是為這種好奇的天性提供了一種表達。藝術創作成為奇蹟的媒介,某種無法解決的問題,成為吸引藝術家和觀眾的感官公案。

Responsive image
個人網站
分享至

作品

比利‧巴吉霍, Welcome to the edge,
Welcome to the edge, 2021, Acrylic on canvas, 60x60 cm
比利‧巴吉霍, Wallow in the sun,
Wallow in the sun, 2021, Acrylic on canvas, 104x78.5cm
比利‧巴吉霍, Over the hoop,
Over the hoop cropped, 2022, Acrylic.charcoal and collage on canvas, 60x50 cm
比利‧巴吉霍, Peaches,
Peaches, 2022, Acrylic.charcoal and collage on canvas, 81.5x61 cm
比利‧巴吉霍, Icarus,
Icarus, 2022, Acrylic and collage on canvas, 60x50 cm

相關展覽

相關消息